美国空军参谋长签署新版太空作战政策,美军出

来源:http://www.lady-idol.com 作者:新闻资讯 人气:157 发布时间:2019-09-23
摘要:美国空军参谋长已经批准新版《空军准则文件》第2-2篇《太空作战》,文献概述了太空力量作战情况。作为关键的准则文件,它强调了太空作战的部队倍增及使能特质。 最新版本的空军

美国空军参谋长已经批准新版《空军准则文件》第2-2 篇《太空作战》,文献概述了太空力量作战情况。作为关键的准则文件,它强调了太空作战的部队倍增及使能特质。

图片 1

最新版本的空军太空准则以近期作战经验为基础。文献要点包括:界定太空协作机构、联合部队空天组织指挥官充任反太空作战指挥官的任务、太空部队主任职责。文献描述了观察近期军事行动后形成的太空集成意见,并诠释了空天与太空作战中心——目前作为联合太空作战中心运行。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沈松 译

太空部队支持联合部队集成、监视与侦察、指挥与控制、定位、导航与定时、气象服务、太空对抗、通信、太空运输,在太空战观念运行及使用方面受过训练的飞行员,与部队在日常将联合力量与空天力量集成起来。

  自:美军联合出版物JP3-14号《太空作战》

新版《空军准则文件》第2-2 篇是对2001版本的重要修订,描述了军事作战范围的太空力量集成。特别是它提出用于太空作战的指挥与控制概念,在近期作战中证明非常有效。 (中国航天航天工程咨询中心许红英陈菲)

  (2018年4月10日颁布)

  [知远导读] 在信息时代,太空已经成为争夺军事优势的制高点。为了控制这个制高点,美军特别重视发展太空作战理论。1997年,美国空军在AFDD1条令《空军基本条令》中,首次使用了“太空作战”这个术语。随后,美国空军颁布AFDD2-2条令《太空作战》,正式确立“太空作战”理论。之后美空军曾多次颁布新版《太空作战》,对“太空作战”理论进行补充和完善。2018年4月10日,美军参联会颁布新版联合出版物JP3-14《太空作战》,对前一版提出的太空作战理论进行了完善和修改,将“太空作战”从美国空军的“空天作战”理论中正式独立出来,这表明美军已经把注意力从天空转向太空,争夺太空军事优势的步伐正在加快。

  新版联合出版物JP3-14《太空作战》主要内容包括:太空域内的联合太空作战与威胁;相关太空能力;太空能力与联合职能;太空联合作战区域;联合太空作战的指挥与控制;太空作战的计划与评估。本文节选自报告第三章。

  “战争之雾在战斗中不会轻易变得清晰,因为未来的敌手也会采用新的工具,利用他们可以发现的任何网络[空间]和太空漏洞,并试图抵消我们在这些领域的优势”。

  ——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詹姆斯·温内费尔德海军上将,2013年10月

  界定清晰的指挥关系对于确保及时有效实施太空行动以支持作战指挥官的目标至关重要。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提倡、计划和执行军事太空作战,并负责将军事太空作战与当前和计划中的联合作战区分优先次序、消除冲突、进行整合并保持同步。太空协调机构是指定给指挥官的一种特定类型协调机构,或者是负责协调具体太空职能和活动的指定个人。太空协调机构负责请求并整合战区专有的太空作战和能力。对指挥关系的共同理解对于在整个行动中进行有效的联合至关重要。

  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

  a。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对指定的太空部队和资产行使作战指挥(指挥权),以确保太空能力可供联合作战人员使用。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将所属太空部队的战术控制权(TACON)指派给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

  b。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美国战略司令部是唯一编有太空组成部队的作战司令部。按照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的指示,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负责协调、计划、整合、同步、执行和评估太空作战行动,并促进联合太空作战的统一行动。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将太空协调机构指派给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从而在战役层面上计划太空信息作战中,为美国战略司令部《统一指挥计划》职责提供支持。

  (1)联合太空作战中心:该中心代表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负责以下事项:

  (a)确保关键太空服务的优化和可用性,以支持全球用户。

  (b)代表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为指定任务实施战役级太空指挥与控制支持。

  (c)监控战略导弹警报和战区一级的支持,从而通报与作战指挥官共享的太空通用作战态势图。

  (d)代表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和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计划、指导、控制、整合和评估太空作战。

  (e)提供战区后援以促进对战区太空协调机构的协调和支持。

  (f)军事太空作战进行指挥和控制。

  (g)按照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的指示开展日常工作。当与太空有关的事件或突发事件需要额外的太空能力来履行联合职能时,联合太空作战中心要评估态势,并与受影响的作战指挥官协调,并在必要时通知美国战略司令部的相应作战中心和国家军事指挥中心。

  (h)作为导弹警报传感器的主要传感器管理机构开展日常工作,确保有效覆盖,为来袭的威胁提供及时、准确和持续的警报。

  (2)国家太空防御中心:整合国防部、多个机构和情报界人员和权力(由《美国法典》第50卷的授权),以实现统一的太空防御。国家太空防御中心执行从联合太空任务分配命令(JSTO)和国家侦察局太空任务命令收到的任务命令。

  (3)联合导航战中心(JNWC):联合导航战中心负责计划全球范围内的一体化导航战,为其分配任务、进行整合、提供指挥与控制,并为其提供支援。通过后援能力和可部署的主题专家,可以进行日常的指挥与控制,从而为作战指挥官们提供支援。通过联合导航战中心的导航战支援单元、协调单元和可部署战区协调单元,可以提供援助。在消除与当前任务的冲突并进行优先排序之后,作战指挥官对导航战能力的申请可以得到美国战略司令部各部门的支持。

  (4)导弹预警中心(MWC):导弹预警中心负责协调、计划并执行全球导弹、核爆炸和太空重返事件探测,以提供及时、准确和明确的战略预警,为美国和加拿大提供支持。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通过导弹预警中心、卫星和地面传感器网络,在战略和战区层面提供及时、准确和持续的来袭弹道导弹探测和警报,并对太空资产进行预警和攻击评估。导弹预警中心还执行联合太空作战中心的传感器管理员这样的备份角色。

  (5)联合过顶持续红外计划中心:该中心是美国战略司令部、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和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的一种共同努力。过顶持续红外计划中心为过顶持续红外传感器(包括情报界和国防部传感器)开发集成的过顶持续红外收集和利用策略与计划,以支持导弹预警、导弹防御、作战环境感知、技术情报以及民用/环境任务领域。

  (6)卫星通信综合业务环境:卫星通信综合业务环境是卫星通信企业的关键协调点,同步并整合跨频谱和多域信息,协调通信恢复,并向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提供可行的选择。

  (7)空军“太空侵略者”。“太空侵略者”中队代表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队指挥官,为作战司令部提供支持,通过分析、指导和复制现实、相关且综合的太空威胁,让联合部队和多国伙伴在有争议的太空环境中进行战斗,并通过这种太空环境进行战斗。

  有关太空支援的更多信息,参见附录A“与联合部队有关的额外太空支援”。

  军种

  a。作为空军的一种核心能力,美国空军实施太空作战是为了获取太空优势。美国空军编有各种太空作战单位,从分遣队、中队到编号航空队(第14航空队),与空中作战中心和一个大型司令部(空军太空司令部)在一起。美国空军通过经过专门训练的太空作战人员整合和优化战区级联合作战的太空作战和能力,这些太空作战人员都隶属于军种和各级部队的联合席位,并集成到作战司令部的主要作战与规划部门。这些太空作战人员包括高级领导人,他们的太空作战背景使他们能够担任太空部队主管进行领导和指导,以及作为作战计划人员和/或部署用于责任区特定太空作战的太空作战人员。太空部队主管是美国空军的一名高级领导人,具备深度太空作战专业知识,并熟悉战区级别的作战和流程。空军太空作战中心要确保高级领导人被选为太空部队主管,接收有关太空作战与资源的最新信息和指示,以及与责任区行动有关的协调流程。空军部队指挥官还要提供战区特有的指示和方位。在空军部队指挥官和/或联合部队指挥官参谋部内整合的太空部队主管和太空作战人员要进行指导,并促进空军部队指挥官的行动方案以及太空作战的协同、计划、实施和评估。他们还可以监督和推动执行联合部队指挥官太空协调权所需的任务。空军部队指挥官还可指示太空部队主管提供高级领导人建议,内容涉及美国空军涉及责任区行动的太空作战和部队。空军部队指挥官担任联合部队空中组成部队指挥官时,太空部队主管可以奉命指导和建议空军部队指挥官/联合部队空中组成部队指挥官的参谋人员履行日常职责并领导日常活动,如联合太空工作组。太空单元、太空计划人员和以太空作战为重点的作战计划制定组,通常要完成与太空作战协同有关的日常职责。

  b。美国陆军实施太空作战,并利用联合陆上作战的能力整合各级部队和所有联合职能的太空能力。陆军可以提供卫星通信;进行卫星操作、太空控制行动、太空支援和导弹防御行动;并提供陆军太空部队、能力和效果的计划、整合、控制和协调。美国陆军太空和导弹防御司令部/陆军部队战略司令部是美国战略司令部负责太空部队的陆军军种组成部队司令部,可以提供以下这些太空能力:

  (1)卫星运行包括传输控制、有效载荷控制、电磁干扰探测和保护机制,可以确保所有军事卫星通信用户通过5个分散的宽带卫星通信业务中心进入。他们运营四个多军种、多机构、地区卫星通信支持中心,为战区通信计划人员提供单一联络人,用于卫星窄带、宽带、保护频段和商用卫星通信支持的卫星接入规划。

  (2)充当所有军用超高频率卫星通信的综合卫星通信系统专家,提供主动有效载荷管理,确保卫星传输和有效载荷的运行,并为所有军事卫星通信用户提供支持。

  (3)提供天基导弹探测能力,通过联合战术地面站发出敌方弹道导弹发射的警报,该地面站直接接收下行链过顶持续红外数据,然后向联合部队和一级指挥中心处理和传送弹道导弹警报通知。便携式地面雷达的战略位置可以提供警报和威胁描述,以支持美国国土防御和战区弹道导弹防御。

  (4)整合卫星通信和定位导航与授时,为作战指挥官、各机构、盟友和跨国合作伙伴提供连续的己方部队跟踪。己方部队跟踪通过提供部队资产的位置和运动情况来改善态势感知,这些部队资产配备有将位置定位信息传送到战区通用作战态势图的设备。己方部队跟踪任务管理中心要确保传送给战区通用作战态势图的所有信息是准确的、及时的且可用于行动的。该中心要确保有完整的系统运行,用于位置定位能力的紧急消息警报发送、通知和执行,如标记、跟踪和定位。

  (5)在集团军、军和师一级部队以及特种部队大队使用太空支援分队。太空支援分队直接参与司令部的参谋规划和目标确定流程,并与指挥官或太空协调机构就太空支持请求和后援支持程序进行协调。太空支援分队负责制定行动方案和整合太空资产,以符合指挥官的意图。他们确定使用太空能力的效用,通过指挥官或太空协调机构协调这些能力,并将其融入当前和未来的联合行动中。通常在集团军和军一级,当需要额外的参谋能力或特定的任务领域专业知识时,陆军太空支援小组为太空支援分队提供支持,并为没有建制太空支援分队的单位提供帮助,比如战区保障司令部、联合特遣部队和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

  c。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太空能力整合到分散化合成兵种作战中,在海军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MAGTF)进行的各种形式的作战活动中,可以对敌方发挥战略敏捷性和战术灵活性。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专职太空人员数量有限,服务于各种军种和联合席位。这些席位包括分配给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的专职太空作战席位,位于参谋部和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信息大队的作战处。这些太空军官通过与战区太空协调机构进行协调,整合天基能力和效果,从而直接参与海军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作战的计划与实施。从历史上看,美国海军陆战队分配给联合部队陆上组成部队时,经常获得陆军太空支援小组和太空支援分队资产的额外太空支持,并且在分配给联合部队海上组成部队时,可以获得通常由海上作战中心、太空支援工作组和/或海军网络战司令部太空主管的支持。美国海军陆战队继续发展太空干部,为海军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和联合部队的计划、训练和作战提供支持。

  d。美国海军可以实施太空作战,并有能力为舰队网络司令部司令实现太空优势做出贡献。舰队网络司令部指挥官是美国海军网络、密码学、信号情报、信息作战、网络空间、电子战和太空核心运行机构。第10舰队司令是舰队网络司令部编号舰队指挥官,并对所属海军部队进行作战控制(OPCON)。海军网络战司令部被指定实施战术级指挥和控制,以指挥、操作、维护和保护国防部信息网络的海军通信和网络系统,并为第10舰队指挥官指定的海军和联合作战提供联合太空能力。

  (1)美国海军通过海军组成部队指挥官和舰队指挥官的海上作战中心整合太空能力。海上作战中心支持所有指定的作战任务,并向各自的作战指挥官提出指定部队的指挥控制和运用建议。在海上作战中心编成内,太空支援工作组在太空系统和服务影响作战的所有作战区域、计划制定组和决策论坛提供支持。太空支援工作组根据需要与太空协调机构(或指定的代表)进行协调,确保所有计划工作都包含天基能力和脆弱性。

  (2)美国海军是国防部负责窄带卫星通信的牵头军种,从海军卫星运行中心执行卫星操作。海军卫星运行中心负责运营、管理和维护三个卫星星座和地面系统,包括海军卫星控制网络。这些可以提供持久的全球太空支持,直接支持美国海军部队、联合作战人员和机构间合作伙伴。(作者署名: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本文由betway体育亚洲版入口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空军参谋长签署新版太空作战政策,美军出

关键词:

最火资讯